好好工作报党恩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白晓  时间:2019-09-11 【字体:

有一个人,在我的《入党志愿书》中“入党介绍人”一栏里并没有他的名字,但在我的心里,他也是我的入党介绍人。

从小就听说过他的很多故事。8岁的他,给地主放猪,数九寒冬脚上却没有鞋;16岁的他,看到解放军来到家乡,谎报年龄入了伍;20岁的他,在天安门广场拼命擒获潜伏特务,也是在那一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小将们请他出面去批斗“臭老九”,他断然拒绝说“那不是人干的事”;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家人吃糠咽菜都填不饱肚子,在肉联厂工作的他却从未往家里拿过一次“公家的东西”;1977年,他瞒着女儿,把教师名额让给了别人家的孩子;1990年,他带领一群老党员到县委县政府,实名举报村里搞贿选的小团伙;2014年,老伴瘫痪在床,80岁高龄的他力排众议,一力承担起照顾老伴的责任,只为了不给儿女们添麻烦。

他是我的外公。5年军旅生涯中2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一生清贫但快乐的普通老农,我心中的英雄。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经常叫着我的乳名对我说:“长大后你一定要入党,做一个对党、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等我死了,就替我继续报答党对咱家的恩情。”可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懂。

后来,我长大了,才渐渐明白,党对我家的恩情,就是让他吃上了人生第一顿饱饭,穿上了人生第一件暖衣,让他这个从没有进过学堂的放猪娃学会了读书写字、领悟了做人的道理、找到了做人的尊严……他在退伍后2次转业,却最终选择了回乡务农,问起原因,他说党给他的已经够多了,自己却总觉得无以回报,所以也不能总是向党索取。

刚刚进入大学的我,郑重地向学校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2006年,在毕业的前几个月,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把消息告诉了外公,他欣慰地笑着说:“以后要好好干工作,用成绩去报答党对咱家的恩情。”

今天的我,已经是一名党龄13年的老党员了。13年来,我有过迷茫、有过彷徨、有过痛苦、有过烦恼,但只每次帮助我战胜了那些迷茫、彷徨、痛苦和烦恼的,都是外公说过的那句话“好好干工作,用成绩报答党对咱家的恩情”。

2007年,我的母亲突发脑溢血,徘徊在生死边缘,作为家中独生子的我念叨着“父母在不远游”,萌生了辞职的念头。外公知道后立刻找我谈话。他非常严厉地对我说:“你单位领导知道你妈生病特意给你预支了工资,还延长了你的休假,这是单位对你的关心、对你的恩情,可你却想辞职,这不是恩将仇报吗?刚参加工作没多久就要辞职,要是在战场上你就是逃兵!当年特务把一尺来长的刀子捅进我肚子里我都没当逃兵,你怎么能当逃兵呢?有我这个大后方在,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就踏踏实实地去工作,别让你单位领导对你失望!”就这样,在母亲度过危险期后,我带着外公的嘱咐和叮咛踏上了远去广西工地的列车。

2014年的冬天,在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工地上,我突发感冒引发了肺部感染和轻度肺水肿,伴随着剧烈的高原反应,躺在病床上的我体验着生死徘徊的可怕感觉。医生和同事们都劝我:“快下西宁吧,闹到脑水肿可能就会出人命了。”可那时工地上还有上百名民工在等着我办手续、拿工资,如果我离开的话他们就不能按时回家了。接下来的10多天里,平时简单粗暴的民工兄弟们看着吸着氧气、挂着吊针给他们办手续的我,表现出了少有的安静。他们说:“老白,真的很抱歉,要不是我们要回家过年,也不会这么着急要工资,也就不会让你带着病工作。你慢慢来,我们多等两天也没关系。”

2016年11月,还是在青海工地上,做完胆囊切除手术第3天的我出院了,本想请假修养,但又是邻近新年最为忙碌和紧张的时节,看着身边同事们忙忙碌碌的身影,我把请假条悄悄丢进了垃圾桶,然后像往常一样投入到工作中去了。每天加班加点把住院期间落下的事情处理完已是夜深人静时,疲惫和疼痛席卷而来。我总是摸着肚子上还没愈合的刀口想象,当年外公被特务的尖刀捅到肚子里的时侯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又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他战胜了穷凶极恶的敌人?应该是忠诚、是担当、是必胜的信念吧!使命召唤我,不能懈怠,更不能停歇,我仿佛又听到外公在对我说——好好工作、报答党恩。

2016年,我被公司党委、公司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我想把荣誉证书拿给外公看,但是他却再也看不到了。在整理外公遗物的时候,母亲看着他的《退伍证》久久地愣着神,过了好一会才悠悠地对我小姨说:“可惜爸的两枚军功章,都让你小时候当玩具给弄丢了……”

斯人已逝,但精神不灭。我总是努力在1954年国庆大阅兵的军人方阵中寻觅他的身影,在歌剧《白毛女》的交响乐中聆听他的琴声,在泛黄的照片中感受他坚毅的笑容,耳畔时常响起小时候他对我说的那句话:“孩子,长大后你一定要入党……”


万博manbetx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