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吊脚楼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建军  时间:2019-06-12 【字体:

父亲今年67岁,见我时双手不自觉得颤抖着,迈着蹒跚的步伐向我走来。

每次回家看望父母,我总愿在饭后陪着他们在自家院子里散散步。母亲把小院拾掇得跟城里公园一样干净整洁,那棵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杏树下,还摆放着一套父亲精心挑选的石制桌椅,偶尔我们会坐在那石椅上回忆往事。

前段时间回家,早饭后陪父亲溜达了一会儿,他感觉有些疲乏,便在石凳上坐下来,给我讲起了他年轻时的故事。

父亲17岁时便独自外出打拼,先是到工地当小工,和水泥、推砖头,攒下了些许积蓄,之后摇身一变成了包工头。正当父亲春风得意时,事业却急转直下。他的老板卷钱走人,只剩下父亲和他欠下的一大堆债。从此,父亲便不再外出,专心在家务农。“党的政策好,种地有补贴,县城里还有专门的钻井队,庄稼旱了有水浇,不用再靠天吃饭,更不用愁粮食卖不上好价钱,只要不辞辛苦,年年都会风调雨顺。”讲到这里,父亲笑得合不拢嘴。

我记得那些年,一大清早,父母就不见了踪影,快要吃早饭的时候,他们已经拉回了一马车的谷子。父亲一手拿着长长的鞭子,一手夹着长长的旱烟卷。待车停稳后,母亲便迅速从车上跳下来,大捆大捆地抱谷子,父亲则蹲在地上将那段剩余的烟卷抽透,手掌上厚厚的老茧被熏成了淡黄色,烟雾萦绕着他那张被岁月雕刻出道道皱纹的脸。但我从未看见过他目光黯淡,总是那么明亮,充满着希望和憧憬。

没过几年,父亲欠下的债就还完了,还重新置办了一份家业,6间装修一新的大瓦房,以及这座像公园一样的小院落。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现在国家的形势一片大好,你们这些年轻人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好好工作。对了,你入党没?”父亲攥着我的手问道。“爸,您放心吧,我已经是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了。”父亲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回屋了。

我一个人又回到院里,仰望天空,竟看到一幅真实美好的画面:党旗下,孩子们的脸颊绽放笑容,老人沧桑的眼眸溢出祥和、幸福。风花雪月载来美丽的长江、黄河,锦绣的山脉一片葱茏,边城的吊脚楼里传来悠扬的笛声……


万博manbetx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