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老尤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崔玉玉  时间:2019-04-22 【字体:

尤丁剑在贝佳亚连接线项目开工典礼上

晚上10点,国际集团阿尔及利亚公司的副总经理办公室里,灯火通明。这是公司副总尤丁剑回国休假的前一夜,他还在加班。公司上下早就不以为怪:老尤,就是这么个人。

41岁的尤丁剑,是一个有着19年工龄的铁建“老兵”了。从“小尤”到“老尤”,他的脸上褪去了青涩,多了成熟。唯一不改的,是他的初心。

2000年,22岁的尤丁剑从中南大学交通土建工程专业毕业,正式成为铁建一员。扎根基层,从最基本的工作做起,青岛流亭高架桥、福建三福高速公路、福建邵三高速公路、四川达成铁路扩能改造工程……这些铁建的重点工程,都留下了这个年轻人成长的足迹。

2006年,中国铁建中标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项目,2007年,项目试开工。响应铁建号召,还是“小尤”的尤丁剑怀着满腔热情投身到了这个北非超级工程的建设中去,也开启了十几年艰苦的海外生涯。

东西高速是铁建在阿国的口碑之作,在当时是中国公司有史以来在国际工程承包市场获得的各类工程中单项合同金额最大、同类工程中技术等级最高、工期最短的大型国际总承包项目。

全线滑坡、流坍等地段占 23%,泥灰岩地质段占 65%,后者更被欧洲工程师惊呼为“地质工程师的灾难”,施工难度巨大。

摆在尤丁剑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棘手的摊子,他负责的是M1标段的施工。

OA251悬灌桥是M1标段控制工期的工程。该桥上跨河流、铁路及公路,下穿30000KV高压线,施工干扰和安全风险较大,桥址地形地质条件异常复杂。桩基开挖过程中,地下还不断涌出刺激性有毒气体和液体,施工难度可想而知。为了确保桥梁按期完工,尤丁剑与其他铁建工程师一道,研究并采用了“大跨度(107m)小半径(700m)悬灌梁施工与线形监控技术”、“长大纵坡悬灌梁主跨合拢施工技术”、“0号块支架设计、安装与预压施工技术”、“硬质岩大直径桩(3m)基非机械开挖施工技术”、“大体积砼承台浇筑与水化热控制技术”等多项重点控制技术。

旌旗所指处,天堑变通途。在OA251悬灌桥桥梁合龙庆典上,阿籍监理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奇迹,中国人创造的奇迹!这里应该成为阿尔及利亚所有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学生的教育基地!”

而在设计初期,监理甚至都不相信在横跨河流、峡谷、铁路、公路的地形条件下,中国铁建能在这里架一座桥:“你要是能在这里把桥建起来,我就从桥上跳下去!”

2012年,东西高速公路谢幕了。贝佳亚连接线、特莱姆森连接线、一个接一个的房建项目,让老尤不敢有丝毫懈怠,他还是那么拼。

老尤办公室隔壁小年轻的手机上,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同事发来的短消息:“尤总在吗?”老尤总是出差,去阿尔及利亚的康斯坦丁省、贝佳亚省,去突尼斯,主题几乎只有一个——项目勘察。他总是一忙完就连夜赶回来。在晚上的楼梯间里遇到一手搭着西装、一手拎着行李箱的老尤,大家早已习以为常。一路风尘,可是老尤放下行李、换身衣服就又到办公室去了,然后“呼啦”一下子,他的办公室里又挤满了人,每天等着他处理的业务实在太多了。

出差是件苦差事。这就不得不提老尤的老搭档——方便面了。有一次他大发感慨:“李欣这次大方了。以前都是给我吃半包方便面,这次终于舍得给我吃一包了!”当然,这是个玩笑。李欣是市场开发部部长,他经常与老尤一起去突尼斯考察项目。俩人为了省钱省时间,顿顿小电锅煮方便面。赶上斋月,白天只能饿着,晚上还是分吃一锅泡面。

长期操劳,让老尤的身体经常处于亚健康状态。他身材瘦削,面容清癯,却总是很有神采。

其身正,不令而行。老尤是个没有架子的人——这是公认的。平日里,公司的青年人尽可以大胆地跟他开玩笑;但是,温和的老尤凭借着自律、坚韧的工作品格赢得了公司上下的敬重。打铁还需自身硬。有底气、有能力、有素养、有情怀,这样的老尤谁不敬服?

从新兵到老兵,从国内到非洲,尤丁剑忠实履行了一个优秀铁道兵的使命,在一个个标注有“中国铁建”字样的工程上,书写了自己平凡而光辉的人生。


万博manbetx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