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记事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徐升  时间:2019-04-16 【字体:

自从来北方城市生活,好多年没再吃到那种带着青叶摘下来的,外皮朱红且亮的大橘子了。

周末早起去加班,半路上远远看见一家水果店门口有一团鲜亮的橙黄,走近了才发现是一筐又大又鲜的橘子,多半还带着青叶,整齐地码放在透着水汽的果篮里,朱红的橘皮反射着清晨的阳光,透出琥珀的颜色,十分讨人欢喜。在干冷多风的北方,这样上好的橘子实在难得一见。我不由得停住脚步,蹲下身挑了几颗带上。到了办公室,把它们散放在桌上,隔着白色半透明的袋子,也能看到它们黄亮亮的一团。忙碌之余,把它们拿起来看了又看,闻了又闻,浓郁的橘子香气沁入心脾,搅动着味蕾,也翻起许多已经沉淀到脑海深处的回忆......

那是多年以前了,我和姐弟们都还小,我的父母亲也还年轻,一家人靠着父亲做水果蔬菜的买卖对付日常的开支,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为了拿到最鲜的货源,父亲每天早上都摸黑起床,趁天还没有大亮就赶到发货点取货,一直到后半晌农村里的集市散了才回来。在我们孩子小小的心里,每天都有一个期待,盼着父亲早点回来。不光是希望他能陪伴着我们,还因为父亲每天做完买卖,总要带些水果零食回来,不管是赚还是赔,车筐里很少空着。带回来的东西各种各样,通常是时鲜的,或者新奇的。便宜的就多一些,贵的就少一些,但是不管是贵还是便宜,品质总是很好,而且足够我们姊妹四个分。每当父亲把做买卖的车子开进院里,是我们这些孩子最开心的时刻。我们几个抢着解开那些扣着的半透明的袋子,争着去挑自己喜欢的水果,然后双手抱着,吃着,笑着,闹着,还不忘互相比着谁的更好。

“一大筐里我才挑了这几个,不要争。”

父亲总是这样说,然后把我们挑剩下的递给母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这些是咱们的。”

因为孩子多,母亲只好退居“捡漏”的位置了,但是母亲也很高兴,她和父亲一样疼爱着我们。

记忆中,那些水果常常鲜的带叶子,让人看着喜爱,舍不得吃,往往抱在手里把玩很久,腻了才吃掉。特别是橘子,透熟,发红、发亮,香且大,有的还带着把儿,隔着袋子远远就能看见了。把瓤瓣儿吃完了,橘皮还可以拿去做小橘灯。倘若再费点心等晚上用蜡点了,就更好玩了。大概因为可玩的多,对橘子的印象最深。

看着眼前袋子里的大橘子,我又想试着做个橘灯。挑一个最大的扒开,看见月牙一样的橘瓣两头,微微发白发硬,这是放久了失水的缘故。放进嘴里嚼,稍微带点酸涩。“橘生淮南则为橘”,恍然间意识到橘子是南方的物件,这是只属于记忆的味道啊。

我生于淮北,更确切的说,在淮河的北岸,正是南北地理分界线上,故而兼得南北的好。后来北去读书好几年,继而又为了工作再往北来,如今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了。北方的气候稍显干硬,秋冬更是如此。干而且冷的大风一刮,天地都为之肃穆。像橘、橙这样的南方水果,很少再尝到极鲜的,多半微微失水失色,减了一丝风味。也许,正是这一丝丝失味,让我想起过去的时光。    

如今,我的父母亲真的衰老了,而我也已离他们千里之遥,于思念之余,还能感受到他们对于儿女的爱,对生活的勇气与热情。同样,他们加之于我们身上的对美的直觉,对价值的态度,成为我们认真对待生活的思想基石,让我们即使在离开他们独立生活和工作多年也不会变质。


相关新闻

万博manbetx官网